一个企业的管理创新活动,而吴长江的战争边界在公司内部涵盖从董事会到普通员工

铝道网】企业是市场经济重要的细胞,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和规范,迫使企业越来越重视管理。我们采访的企业中,既有国企也有民企,行业属性包括物流、石油石化、金属制造、公共事业、房地产以及日常消费品。无论是出于何种驱动—市场巨变、整合重组、发展升级等等,管理变革、管理创新及其有效实现,成为这些企业共同的选择。
这些企业的管理创新活动中涌现出了许多值得深究的经验。
首先,企业的较高领导者应该成为首席管理创新官。一个企业的管理创新活动,千头万绪,异常复杂,利益相关者的关系面临再造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这既要求公司较高领导者的眼光、境界、魄力和主动精神,还要求较高领导者担当企业管理创新的总负责人、总策划。只有较高领导者的推动、支持,企业管理创新活动才能迅速和顺利进行。
其次,这几间企业的管理创新活动各自的路径有所不同,各个企业应该走出自己特色的管理创新之路。管理的知识和规律虽有共同性,但企业个性和所处情景不同,企业的经验值得学习,却不能照搬照抄,这种理念已经成为共识。但是值得提醒的是,企业的实际情况不应该成为拒绝、“打折”管理创新活动的借口。路径可以有所不同,但是目标却何其相似。更清晰的流程,更明确的权责体系,更及时的信息搜集和分析,管理更加规范,等等,不仅为战略创新、甚至企业文化创新保驾护航,而且为企业的健康运营奠定良好的基础。
第三,推动管理创新,没有成规捷径,无需崇洋媚外,办法无论土洋,重在实用。管理创新活动不是一个人,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体员工、所有部门共同的事情。成功了,运营效率的提高、员工素质的提高,不仅对公司有益,员工也会受益终生。但是,要想推动管理创新,却并非唾手可得。创新的过程,就是和既往进行斗争的过程,每一个人,包括较高领导者,在面对新的挑战、新的工具、新的体系时,都要和自己的既往和习惯做斗争。这不会轻而易举,我们经常看到的情况是,借口漫天飞,理由千万重,就是不革掉陈规陋习。对有些人来说,管理创新可以说是一个重生的过程。因此,在管理创新和管理变革活动的推动过程中,无论何种技术和办法,包括一些符合中国国情的“土”办法,只要有利于管理创新的成功和运营效率的提升,都可以使用。
第四,管理创新活动和管理优化活动应该特别重视企业文化的力量。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无论我们如何周全规划,我们如何运筹帷幄,总有想不到、做不到的地方。管理创新活动必须成为一种全员的行为。管理创新的设计者和规划者需从框架上为变革指明方向,在具体做法上,则需要每一个员工从本职工作做起,从点滴做起,且能对准创新的目标,管理创新活动才会具有持续性,运营效率的提升才不会是“运动式”的随领导重视程度而变化,领导重视大家推进;领导的注意力转移了,就停滞不前,甚至滑坡。因此,我们要特别重视企业文化的力量。企业文化应该让员工觉得自己是管理创新的主体,而不是一个环节、一个螺丝钉。就像海尔张瑞敏先生的理想一样,每一个人都是战略业务单元,这不仅要靠制度,更要靠文化引致的自觉性才能达到。
第五,管理创新活动本身需要策划和管理。再好的设想得不到拥护和有效实施只会沦为水中月、镜中花。管理创新像一场战役,一定要策划许多小的战斗,让大家从一个个成功的战斗中享受胜利的喜悦和增强深化改革的动力,而不是在漫长的黑夜中摸索看不到光明以致失去变革的信心。另外,变革和管理创新的顺利进行还需要成功赢得各方的支持和资源,有发展过程中的评价和激励机制。
中国强盛,需要更多强大的企业,更需要面临全球化竞争和挑战而勇于、善于变革和创新的企业家!

铝道网】雷士照明创始人、董事长和CEO吴长江今年5月悄然离去,而随后又轰轰烈烈地欲打将回来的连续剧,是沉闷炎热夏天的一杯热饮,看得过瘾。这让我想起了苹果公司传奇创始人乔布斯当年无奈离去的故事。
那是1985年5月,乔布斯与时任苹果CEO约翰·斯卡利(JohnSculley)的争斗白热化,他们抛给董事会和高管团队的问题是:留我还是留他?斯卡利是乔布斯请来的CEO,来到苹果仅两年根基未稳,而乔布斯则像是个在自家游乐场玩耍的孩子,横冲直闯肆无忌惮。当时苹果的董事会和高管团队大多是乔布斯一个个请来的,他们对这位传奇创始人的优点和缺点都很了解,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决定由斯卡利掌权,而虚化乔布斯。
悲愤交加的乔布斯计划做“叛军领袖”,发起一场夺权运动。他把自己的划告诉了一些当时和他走得较近的同事,但消息很快传到了斯卡利耳朵里,他迅速和其他董事会成员联系争取支持。那些曾经被乔布斯当成父辈的董事们此时却都“抛弃”了他,纷纷出面“以公司利益为重”劝阻乔布斯,于是他的“叛乱计划”胎死腹中。感觉被背叛的乔布斯伤心而郁闷,在苹果“象征性”地做了几个月董事会主席之后,决定离开而重新创业。
相比于雷士创始人吴长江欲打回老家的“反击战”,乔布斯的“叛乱”只是“茶壶里的风波”而已。据《靠前财经日报》报道,吴长江5月宣布辞职时,确实因涉及一起案件而受到有关部门调查。7月等该事情告一段落后,他欲回归公司,但此时掌权的董事长阎焱却设下了三个回归条件:靠前,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于是,吴长江的“回家反击战”就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据我观察,此番“回家反击战”已经历了四个阶段。战事的靠前役是在媒体上喊话,但由于各方自说自话,吴长江离开和回归雷士的故事也出现了罗生门现象,版本不一。第二战役来势凶猛,“吴长江派”的雷士高管团队起义,以员工罢工和高管集体辞职为赌注,其主要诉求是:吴长江回归,有施耐德公司背景的“外资”高管团队退出,同时还要求董事会给自己加薪和股份。结果虽然逼退了董事会新任命的高管团队,但参与闹腾的高管和员工并未给自己取得更多利益,吴长江也未能回来。第三役战火燃烧到公司之外,经销商、供货商纷纷加入,他们除了要求吴长江回归,还顺便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如经销商要求两个董事会席位等。这一战役还未结束,第四波战役又拉开了帷幕,主战场转移到了股东大会。
无论中美,董事会和管理团队、投资者和创业者出现矛盾的情况常有,创始人被他自己建立的公司赶出局的确难堪,有反抗举动也很正常,可是为什么乔布斯只能闹个“茶壶里的风波”,而吴长江则会闹出“几大战役”呢?让我们从三个方面来讨论这个问题:创业者、相关群体和游戏规则。
创业者:在面对被董事会驱逐出局的境况时,创业者如何处理?抗争的边界又在哪里?对于乔布斯来说,他的战争边界定义在董事会和高管团队范围内,当发现自己在这个圈子里失去足够的支持,抗争就随即结束。而吴长江的战争边界在公司内部涵盖从董事会到普通员工,并外延至渠道客户和供货伙伴,还有股东,整个过程新闻界也程参与。还有,两人所采用的抗争手段也很不一样。以“坏孩子”着称的乔布斯哭喊了几声就退却了,而吴长江的“几大战役”可以用“决一死战”来形容。战争边界和手段的选择不同,不仅反映了两个人的个人性格、动机和品质不同,也反映了外界对他们的约束和社会加给个人的价值观不同。
相关群体:美国公司高级管理者的任免,是董事会的权利和职责。除非董事会垂询,不是董事会成员的高管很少参与,而一般员工更没有参与权。公司外部的人士,例如经销商、供货商等,完全无权参与。因此,乔布斯在被夺权的时候,双方都局限于游说董事会,一些高管虽然也参与对双方投信任票的过程,但决定权在董事会手里。整个过程议题也很单纯,仅聚集于乔布斯和斯卡利的去留。虽然董事会和高管团队大多为乔布斯请来的,但他们做决策之时思考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对公司较好”,也就是说其“忠诚”是对公司的,而不是对“个人”的。而吴长江风波,公司里里外外都积极参与,一些员工、经销商和供货商明确向吴长江个人表忠心。各部分利益集团在为吴长江呼吁的同时,也夹带自己的利益诉求,形成一种“争吃唐僧肉”的混战局面。
游戏规则:我看过很多中美公司章程,其实写在纸上的规则大同小异,差别在于事情发生后,苹果公司和相关人员按章行事,而雷士的游戏高潮之处却在规则之外。苹果故事中的主角、配角、议题以及观众的界限是明确的,各自的表演基本中规中矩。然而雷士故事中,主角台上台下穿插,配角会突如其来抢镜、转移议题,观众有时也会跳上台唱几声……无疑,循规蹈矩的公司不一定带给观众惊喜,但其运作风险也相对较小,长期来说对客户、员工、投资者以及社会是有益的。也许有人会说,苹果处理乔布斯的手法虽然合规矩,但不是赶走了一个天才企业家吗?其实,乔布斯的确是一个天才创业者,但当时他不是一个成熟的企业家。可以说当年他受到的那段挫折和磨练锻造了后来乔布斯的王者归来。
通过苹果和雷士故事的对比,有几个问题值得人们进一步思索:
靠前,股权和经营权分离是现代企业的一个重要标志,其得以有效实施的关键是尊重契约。股东,特别是小股东,该如何制约管理团队违反公司章程以及其行为有利益冲突的做法?现在中国企业管理者违约成本很低,美国上市公司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政府会及时介入调查,律师团也会代表小股东进行集体诉讼(ClassActionLawSuit),这种做法值得考虑。
第二,如何将员工以及其他相关群体与公司和股民的利益更好地保持一致,同时削弱创业者和相关群体的个人关联?美国公司的职工优先认股权(StockOption)制度将员工和股东的利益放在一个篮子里,这种做法也值得考虑。
第三,董事会是股东的代表,其核心工作是任命和监督企业管理团队。这种机制在雷士为什么失灵?是中华文化个人崇拜的传统,还是混乱的利益相关性,或是成王败寇的价值观?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雷士创业者和董事会这次冲突,不仅招式不好看,也极大地损害了自身和相关团体的利益,特别是无辜小股东利益。更好地练就在茶壶里处理风波的功夫,是董事会和管理层的必修课。
在过去30多年之中,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走过了一段艰难而辉煌的路,不仅创造了中国经济的奇迹,在公司治理方面也跑步经历了欧美企业花了几百年所走过的路。关于这一点,我在阅读冯仑的书《野蛮生长》时,很有感触。我相信,中国企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过去了。

铝道网】销售过程的两个关键因素:数量与质量,目的是希望复杂的销售业务管理变得简单起来,希望由结果导向的销售管理转向过程导向管理。而把握住这两个要素,就能使得销售的结果成为自然。确实,管理的关键就在于落实,如果只是提概念性的东西,不仅不会使管理变得简单有效,反而更加复杂化。那么,2Q如何做得更实更有效呢。
重申一下,无论是销售管理者还是销售人员,我们的目标是通过2Q的有效管理使得月底的业绩自然实现。不需要再只为“结果”愁而耗力。因为过程决定结果,过程才应是我们的发力之处。那么,所谓2Q:数量与质量,就成了过程管理的两个核心因素,数量就是确保每天接待或拜访客户的数量要求;质量就是保证数量的有效性和推进性。
今天我们所交流的内容就是将数量与质量进行分解细谈,以使得在应用中更易落实和推进。
先来谈谈数量,就是无论质量有多“高”都要坚持的数量标准,否则寻找“高质客户”不是成功的法则,也许会成为“低标准”工作的借口,甚至是失败的导火索。或是“挑三拣四”而无法专注,难以下沉,久之滋生浮躁;或是“一‘叶’障目”,只是盯住些许“高质客户”,而忘乎“数量”要求,一旦少数“高质客户”出现“意外”,结果是可想而知,而这种“意外”在销售工作中其实算是常事,当然“‘视野’越窄”也就越容易出“意外”;也或者“乐极而生悲”,因为客户给了个承诺、收到一个客户的款项等等,得了些小成就就兴奋的停止工作而失去完成整个划的机会。这些都不是职业销售队伍该出现的。
数量的管理,具体来讲包含两个量,一是开源量,二是跟进量。这两个数据需要我们在每天或每个销售阶段给予关注和追踪。
所谓“开源量”就是每天或每阶段必须保证的接待或拜访的客户数量。关注它的意义在于,一是销售源的保障,即新准客户或经营客户的来源保证,使得销售力久持远;其次是可以实现销售的平均法则,让我们当下就能发现更为高质的准客户资源,选择面广、备用客户资源更多些。多些资源,我们的空间就更大些。所以,我们的工作必须保证这一数据的充盈和延续性,既成现在又达将来。每天或每阶段必须对这个数据进行记录和追踪。有了这个开源的意识,很多销售伙伴还会运用起像信函、广告、多发些名片,多参加些聚会沙龙等等诸多方式去尽量扩大销售客源。有了这个开源的意识,我们的销售人员在销售中会显得从容而自信。
所谓“跟进量”,就是在上一个数据的基础上每天或每阶段的推进工作的检查和控制。在前开发的客户数据中,掌握目前有多少客户“进阶”了,清楚地知道我们现在有多少在培养经营的客户。这里可根据自己行业的销售流程阶段给予命名管理,比如可以以提交方案为命名,盘点好手上目前有多少已提交方案客户;或者更前些,以填写客户需求表为命名,盘点好手上目前有多少可以跟踪经营的客户;也可以就以促成阶段为命名,盘点好手上目前有多少可以促成的客户。跟进量是一个方向性的和进度的引导和管理。同时,通过与“开源量”比例分析,也是一个对市场或者团队能力测评和把握的有力数据。
那么两个量化数据的关系是什么呢?如果一直关注前面的开源量,就会使得销售行为停留在面上,通常大家看到的工作量很大,销售人员很敬业很辛苦,却没有结果那就是“跟进量”关注不够。这个道理很浅显,职业的销售管理人都会用到“销售漏斗图”,对销售过程进行管控,但是在很多公司销售部用的是“销售漏斗图”,仔细看看却是个“销售葫芦图”。什么叫“销售葫芦图”?就是像葫芦一样,中间有个细颈,如同销售过程的薄弱环节,它尽管客户开发量或者接待量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因为没有关注和扩大“跟进量”,也许产品性能好、市场好,也许销售促成技术还是不错的,可惜都被“细颈”卡住,意向客户无法到达下一步。这个环节不解决可要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都被卡在这里了,而不能产生成绩。仔细研究一下你的销售这两个数据,看看是否能形成真正的“销售漏斗图”。
所以,无论是哪一天或在某个阶段,在你的“帐簿”上,都要清楚地记载这两个数据,开源量和跟进量,并不断地关注他们的变化,并进行调适。当然如果再加上结局性的数据,那就是三个数据,它们就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销售数据组。不过在结局性数据之前,我们应该来谈论销售过程管理的另一个要素了,那就是质量。
质量的管理,细分一下也同样包含着两个质,一是我们的质,一个是客户的质,这两个质都需要我们去关注,切不可片面关注哪一方。否则就很难得到提升或解决销售过程的问题。
所谓“我们的质”就是我们自己销售人员的销售技巧、专业性职业化的水平等,比如我们给客户的印象、我们的谈话技巧、我们的引导技术、我们的同理心运用。同样一个客户,不同的企业和不同的销售人员,会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场面,前一个是“我们这里没有这个需要,你可以离开了”,而随后又会出现的场面是“你来得正好,我们需要谈谈”。而我们听到反映比较多的是“那个客户太没素质了!”“那个客户根本就没有需求!”;却极少听见销售人员说“我认为他是有需求的,我自己还需要再提升!”“我得换个策略,把它的需求经营出来!”。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很少关注“我们的质”。所以我们需要不断提升我们的品质和技巧以及行销策略,以获得更广的资源和平台,适应更快速和更新的客户;需要制定自我训练和培育计划,多给自己些空间,毕竟有“老兵老油条”的潜规则和“不变就是变”的客观规律存在,所以我们不得不学会关注“我们的质”。
所谓“客户的质”当然也就是要关注客户方的质量了。其实不用避讳,当一提到客户的质,多数销售人员都会想到“比较有需求的客户”“可以成交的客户”,认为这些才是“有质量的客户”!事实上也没有错,有需求才应该是客户,但是我们只关注了片面的一点,那就是“显性需求”,而需求还包含着“隐性需求”。所以我们关注的“有质客户”应是定位的问题,就是会存在需求的客户。那么,这里的定位包含两个内容,一是企业本身产品的客户定位,必须清晰地让销售伙伴理解,那才是他们所要的客户,不要随意越出范围或无理挑剔。市场上的“显性需求”客户比例不超过10%,还有90%的需求客户是“隐性”的,我们可不能“只盯几木而放弃整片森林”。否则就会觉得市场很小客户很少,因为多数的客户还是靠我们经营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销售工作。那么那10%的客户我们是否都能搞定?那90%的客户我们是否也都能搞定呢?答案是否定的,为什么?这就是我们要关注的第二个定位,就是每个销售人本身的定位。作为每个销售人员因为性格、阅历等诸多因素而形成不同的销售风格,而这些风格会有一定的适应群体,反之也有些不适应的客户群体,他们的选择应该是尽量不要触动“雷区”,而是把力量尽量投入“高效区”,再尽量争取“有效区”。
那么两个定位的锁定客户,就是我们所谈的“客户的质”。而它们的关系也很易见,很多的销售人员只关注产品的定位,只关注产品有没有市场、有多大市场,却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质”有多大市场,忽略了自己的本身也有“定位”,就会出现低效能的销售行为。如果销售人员认为自己还行,而忘记了企业产品的客户定位,那就会出现“客情”搞得都不错,就是很难有高的业绩产生。若借“三圈理论”一用,那么,产品的客户定位这个圈,销售人的客户定位一个圈,还有客户需求时间限一个圈,三个圈的重叠区才是我们现在所能成交的客户。
所以在将要拜访的客户名单中,需要关注定位把握的如何;在每次客户拜访中,要关注当次的沟通目标是否达到,相对销售流程是否进步阶了?速度如何,为什么?这些就是我们对质量的检查,如果出现了“否”,那就会影响结果。所以质量的管理,就是对我们销售行为的有效性进行把握。所谓“力使在关键处,钱花在刀刃上”,就是要我们不要“搞错了对象”或是“用错了策略”。
以上便是今天所细谈的2Q:数量与质量,它们的管理构成了销售过程的管理,它们的保证也就使得销售结果有了保证。而两者的合力是积的关系,而非和的关系,所以两者必须保证协调性,不得偏颇。当在项目的开始阶段,销售人员可能很有力气冲击数量,但若“定位不好,质量不高”就会收效甚微,大家就保护不住自己的信心,乃至心灰意冷;当我们以为很熟悉业务,对客户的质比较有把握的时候,而忽视数量的要求,虽有业绩但却波动不定,也同样影响作业心态,对销售工作感到没底、感到郁闷。所以只有把两者协调管理好,我们的团队业绩才能真正地实现先稳后升,乃至倍数超越

作者:匿名2611次浏览

作者:匿名2592次浏览

作者:匿名2640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