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金蝶一起助力河钢实现数字化转型,目前我市有八成左右的钢材商既卖建筑钢材

12月19日,河钢集团、华为、金蝶集团在深圳正式签署共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将借助自身优势,共同搭建钢铁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助力钢铁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河钢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于勇,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金蝶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徐少春等在现场见证了签约仪式。  此次战略签约将充分利用三方在数字钢铁行业解决方案、智能装备通讯技术、信息技术应用服务等方面的优质资源与核心能力,合力构建基于工业互联网的竞争新优势。
同时,三方还将充分发挥各自技术优势,共同推进河钢信息化平台逐步上云,提高河钢集团的信息化资源集约利用水平。  据了解,河钢集团是世界最大的钢铁材料制造和综合服务商之一,2017年营业收入突破3000亿元,位列世界企业500强第239位,在中国钢铁企业竞争力排名中获“竞争力极强”最高评级。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表示,“任何一种产品的竞争力已不再是产品本身,而是包括了背后的数据和资源能力。河钢应该要积极共享华为、金蝶等企业的先进理念和技术,共同带动钢铁产业的数字变革。”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2017年营收为6036亿人民币,在最新的全球500强中排名72位。目前,在全球财富500强中有211家,全球财富100强中有48家领先企业,选择了华为作为数字化转型的伙伴。  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认为,钢铁行业应用人工智能、自动化、数字化等技术,首先是为了提升质量,其次控制成本和提高效率,华为要成为河钢的“黑土地”,与金蝶一起助力河钢实现数字化转型。  作为中国领先的云服务厂商,金蝶积极投身于冶金行业数字化研究,沉淀了国内平台最稳定、集成度最高、可扩展性最强、最贴近行业需求的冶金行业信息化一站式解决方案。国际数据机构IDC报告显示,金蝶连续2年在企业SaaS云服务领域获得市场占有率第一。2018年全新打造的金蝶云·苍穹是国内首款自主可控及云原生架构大企业云服务平台,能够帮助企业快速搭建数字化平台,加速集团企业数字化转型和业务创新。  目前,金蝶已为江铜集团、青山控股、德龙钢铁、天津荣程、敬业钢铁、马钢等众多国内大型冶金企业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并积极投身于钢铁行业工业互联网研究及行业解决方案落地。  近年来,金蝶与河钢集团已经达成紧密合作伙伴关系,与河钢集团及下属公司在财务共享、人力资源、物资管理、移动平台、海外业务监管等众多领域展开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与合作;并携手集团下属河钢新材基于金蝶云率先探索钢铁新材料领域数字化转型,以及“产线到客户”的创新服务模式。  金蝶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徐少春表示:“河钢集团对客户体验、全球化、个性化业务有极高追求,这与金蝶云苍穹平台致力于帮助中国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目标高度一致。河钢的数字化对钢铁行业的数字化有重大典范意义。河钢、华为、金蝶此次战略合作,将利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IoT通信等现代信息技术与钢铁产业进行深度融合,推动产业互联网升级。三方一起,真正以用户为中心,打造开放、共生共赢的生态,共建工业互联网平台。

前几年,房地产市场发展得如火如荼,红火的钢材市场填满了一批又一批人的腰包;可如今,连续萎靡的钢材行情,让不少钢材商直呼“生意难做”。  近日,记者来到我市最大的钢材中转销售市场——台州市三山码头钢材市场,看到这里钢材堆积如山、运输车辆来来回回很是热闹,可调查之后发现,在这繁荣景象背后却是“暗潮涌动”。  钢价本月跌至“谷底”  “年底,不少工程都收尾了,用钢需求骤减,再加上北方钢材‘南下’冲击本地市场,钢价想要上涨也难了,现在真是度日如年啊。”在台州三山码头钢材市场,一位姓张的钢材商告诉记者,自己从事这行10多年了,唯独这两年的行情让他有些坐不住,“再这样下去,我不得不另做打算。”  先来看一组数据。据我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市现货市场钢价在经历了短暂的反弹后,又进入下行通道。从全年走势来看,几乎就是呈直线下降。  以三山码头钢材市场在售的沙钢三级螺纹钢为例,截至目前,市场售价为3950元/吨左右,与月初相比每吨售价下跌250元,跌幅约6%;同比下跌约1050元,跌幅近21%。  台州企坤物资有限公司负责人吴钇成表示,换成公斤计算的话,青菜都要6元每公斤,现在螺纹钢才3950元一吨,合着每公斤不到4元钱,还不如青菜贵。“这几乎和10多年前的价格差不多。”  微利时代,钢材商转向多元化经营  按照当前的钢材价格,钢贸行业已然成为微利行业,有钢材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销售4000元的钢材,毛利润只有40元。“钢材厂家给经销商许诺的利润最多只有1%左右,减去仓储费、办公支出、自身资金投入等费用,我们真正赚到手的钱少之又少。”  “当前,市场信息透明度高。每天的钢材价格,在网上都能查到,终端方买低不买高,你定价高一些,人家也不乐意买。”台州市金属材料流通行业协会会长洪建国透露。  另外,钢贸业是个无法垄断的行业,钢材来源渠道也十分多样化,比如周边地区的钢材价格比本地优惠,只要物流费用划算,周边的建材商也就会进驻。  在这种情况下,饱受厂家和终端需求方两头挤压的钢材批发商,必须多元化经营。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市有八成左右的钢材商既卖建筑钢材,也卖工业钢材。  “房产行业利好时,钢材商会将注意力集中于售卖建筑钢材,而其需求降下来时,大家就可以从工业钢材入手,做一些特殊钢板生意。”洪建国说。  据悉,我市整体钢材需求大约800万吨至1000万吨。玉环、温岭、头门港一带聚集了一批汽摩配加工中心,同时,黄岩模具产业发展迅猛,这些实力雄厚的实体企业,他们在生产中都需要这些钢材,这也是钢材商涉足工业钢材的原因。  困中求变,尝试从“经销商”向“服务商”转型  “接下来,我们要完成从钢材经销商向服务商的转型。”洪建国在接受采访时一再强调,“传统的经销商,都是左手进,右手出,从钢厂采购一批钢材,再卖给下游,赚些差价,没多大的含金量。”  洪建国表示,如今,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未来“经销商”的概念会逐渐淡化掉,大家都将摇身一变成为“服务商”,专注做平台、做服务,这才是生存之道。  吴钇成也赞同这一说法:“钢材市场价格很透明,钢材商生存挺艰难,大家不如抛开这些,直接做好服务,搭建好厂家和终端方之间的桥梁,就像如今的淘宝、京东一样,满足他们双方对仓储、物流配送、结款等方面的需求。”  “比如黄岩区域的五六家客户今天把订单报了过来,我明天就能将钢材统一送达,这样大家不需要囤货,也不需要担心运输成本的问题。”吴钇成举例道,这一服务形态或能帮助终端方实现零库存,降低至少一个百分点的成本。  “大宗商品,其实就是靠‘最后一公里’决胜负,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权在谁手上,未来谁就能活下来。”洪建国说。

日前,市经信委对4家涉及低端低效产能项目淘汰的企业进行现场验收,确保相关设备真正淘汰到位。  近年来,市经信委节能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上级关于化解过剩产能的决策部署,着力整治“地条钢”非法经营行为,对涉及相关企业进行全面排查摸底,建立企业台账,落实监管职责,强化日常监管,同时加强部门协同,实行动态监测。大力加强对利用中(工)频炉、冲天炉生产的各类铸配件企业的监管力度,改造提升一大批规模较大、手续较全、管理相对规范的企业,坚决关闭淘汰一批规模较小、环保安全较差、能耗较高的作坊式落后铸造企业。全年共淘汰铸造产能4.8万吨,电镀产能1.4万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