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钢铁产量反弹很正常,新标准中规定的排放标准更为严格

  新京报讯(首席
赵毅波)1月27日,新京报独家获悉,渤海钢铁集团股权已从天津市国资委划转至天津一家名叫渤海国投的国企名下。目前,该事项已完成工商变更。  按照计划,1月30日,渤钢系企业债权人会议就将召开,对《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渤钢系管理人此前表示,渤钢集团亟须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补充流动资金、引入创新高效运营机制、整合核心资产等方式实现重生。  渤钢集团股权已划转至渤海国投旗下  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显示,渤海钢铁集团近日出现股权变动,天津市国资委从股东退出,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国投”)新增为股东。  新京报自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旗下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获悉,渤海钢铁集团当前唯一股东为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据工商资料2018年4月收录的渤海钢铁集团2017年年报,渤海钢铁集团的股东还是天津市国资委。  另据上市公司银龙股份2018年12月公告披露,2010
年,渤钢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170.15 亿元,由天津市国资委持有
100%股权。  作为渤海钢铁当前唯一股东,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为天津市本地国企。工商资料显示,其背后股东即为天津市国资委。  资料显示,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正式成立,是天津市国资委出资设立的国有资本投资和资产处置平台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人民币。渤海国投发展定位是:围绕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开展投资融资、重组整合国企与资源、推动国企股份制改革、培育上市公司,保障股东利益最大化,服务国企改革发展。  渤钢系重整草案即将表决  新京报注意到,渤钢系重整草案即将迎来表决。  据悉,渤钢系企业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定于2019年1月30日上午9时30分在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以网络会议方式召开,会议主要议题为表决《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以下简称“重整计划草案”)。  据银龙股份此前披露,渤钢系企业重整,首先通过第一轮遴选,选定优选战投或备选战投,签订《优选投资者意向投资者协议》或《备选投资者意向投资者协议》;之后通过第二轮遴选,确定最终的战略投资者并签订《战略投资协议》;最后将方案进一步细化,
形成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并表决。  银龙股份为此前有意接盘渤钢资产的投资方之一。  2018年9月,新京报独家报道,渤海钢铁集团管理人拟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借助战略投资者在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整合渤钢集团在地理位置、行业品牌、市场、人才队伍等方面的资源,释放渤钢集团的产业价值,依法保护债权人、职工等相关主体的合法权益,实现渤钢集团振兴。  2018年12月,上市公司银龙股份披露公告称,其与天津荣程祥泰投资控股集团(下称荣程集团)以联合体的形式,成为了渤钢系企业重整项目的备选投资者。  银龙股份与荣程集团均为天津本地的大型民营企业,其中荣程集团为多元化企业,业务涵盖钢铁冶金、科技金融、文化、健康四大板块,拥有8000名员工,连续14年列天津市百强私营企业首位。  “公司拟借助资本市场,通过渤钢系企业的重整,整合上游及同行业相关企业,带动产业进一步发展,实现行业内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全覆盖”,银龙股份表示。  不过,银龙股份与荣程集团联手后未能成功。  今年1月,银龙股份公告,近日收到了渤钢系企业管理人发来的未能成为渤钢集团重整战略投资者的通知,“联合体制作了《渤钢集团重整方案》,但未被渤钢系企业重整管理人与金融债权人委员会谈判小组评定为最优,未能成为渤钢集团重整战略投资者。”  渤钢系重整后有望浴火重生  公开信息显示,渤海钢铁集团组建于2010年,由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等整合而成。上述几家企业合并报表后,渤海钢铁集团在2014年一度位居《财富》世界五百强第327位,次年跃升至304位。  然而,合并后的这几家企业整合力度不及预期。在2015年国内钢铁行业陷入整体低迷时,渤海钢铁集团承压,2016年3月,渤海钢铁集团突然爆出负债1920亿元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其后,渤海钢铁集团又被拆分为多家公司。  渤钢系管理人此前表示,2015年底以来,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渤钢集团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生产经营陷入困境。  2016年6月,天津纪检监察网公布了天津市委巡视组对渤海钢铁的巡视反馈情况。巡视组在巡视情况中指出了此次专项巡视中发现的五个主要问题,包括“党的领导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四风’问题屡禁不止”等,另外两个主要问题直指渤海钢铁国有资产流失,“‘以钢吃钢’,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内部监管漏洞多,‘三重一大’制度流于形式,对资金、资产、资源、资本和工程项目的管理缺失缺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2018年8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天津赛瑞机器设备有限公司提出对渤海钢铁集团破产重整的申请,渤海钢铁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这意味着其重组改制迈出了关键一步,股权债权处置走上了市场化法治化之路。  据人民日报报道,天津市国资委主任彭三当时表示,渤海钢铁集团实施破产重整,将通过引进有资本实力和专业水平的战略投资者,改善法人治理,优化资本结构,实现企业脱困发展。  银保监会法规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为保障破产重整程序稳妥推进,银保监会会同天津市政府推动组建了渤钢集团总行级债权人委员会。破产重整中的重大事项,总行级债委会、天津市政府有关部门和企业充分沟通,达成共识后才可实施。银保监会推行的债委会制度将在化解渤钢集团债务风险、依法维护债权金融机构合法权益、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首席
靳晓磊)近日,省生态环境厅网站发布最新的《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DB
13/2169—2018),以此来代替之前的《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DB13/2169-2015)。  新标准中,规定了我省钢铁工业生产企业或生产设施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限值、监测和监控要求,以及标准的实施与监督等相关规定。同时明确,“钢铁工业”主要包括烧结(球团)、高炉炼铁、炼钢、轧钢等生产工序。注意到,新标准中规定的排放标准更为严格,其中,烧结(球团)的“颗粒物排放限值”为10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限值”为3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限值”为35毫克/立方米。该《标准》于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建企业现已开始执行。其中明确,“新建企业”为本标准实施之日起,环境影响评价文件通过审批的新、改、扩建生产企业或设施;“现有企业”为在本标准实施之日前,建成投产或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已通过审批的生产企业或设施。《标准》中规定,“现有企业”在2020年10月1日前,执行《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DB13/2169-2015)和《河北省环境保护厅关于河北省钢铁行业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2016年第1号)中规定的排放限值;2020年10月1日起,执行新的排放限值。“新建企业”自该标准实施之日起,执行新的排放限值。同时,对于无组织排放,新标准中要求,铁精矿等原料,煤、焦粉等燃料,以及石灰石等辅料的储存,要建设封闭料场(仓、棚、库),并采取喷淋、清扫等抑尘措施,出口设置车轮和车身清洗装置。各生产单元在装卸、加工、贮存、输送物料时的扬尘点、烧结(球团)设备,以及炼铁出铁场的出铁口、主沟、铁沟、渣沟等产生大气污染物的生产工序,应设立局部气体收集系统和集中净化处理装置,净化后的气体由排气筒排放。

  在钢厂年底增速冲新高的同时,京津冀地区大范围的重污染天气也如影而至。2018年11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的PM2.5浓度同比上升了33.3%,北京市的PM2.5浓度更是同比上升了60.9%。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
马维辉
北京报道  查看2018年河北省钢材产量的数据,可以看到这一年该省钢铁产量的增速走出了一个“台阶型”的走势。1-2月还处于-7.3%的低位,4月份就开始站上6.3%的中段。稳定几个月后,到了年底的10-11月,又进一步冲上了18.6%的高位。  不过,在钢厂年底增速冲新高的同时,京津冀地区大范围的重污染天气也如影而至。2018年11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的PM2.5浓度同比上升了33.3%,北京市的PM2.5浓度更是同比上升了60.9%。  “污染反弹,虽然主要是气象原因造成的,但还有没有排放反弹的因素?我们在企业管控方面是不是遇到了一些问题?有没有‘散乱污’企业又死灰复燃的?有没有重污染天气应对时措施没有执行到位的?”在近期举行的一次大气污染防治研讨会上,一位专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华夏时报》调查发现,今年冬天,确实存在屡屡被查出存在环保问题的企业,但产量却仍然不断创新高的情况,相比去年甚至增长了7倍多。而且,类似的企业还不止一家。  “连续三次突破日产量最高纪录”  王占宏宽大的办公桌背后,是一堵米黄色的大理石背景墙,墙上写着两个大字“商道”,左边是竖着的两列小字——财上平如水,人中直如衡。  这两句话,出自曾经风靡一时的韩国小说《商道》,讲述的是19世纪初韩国商人林尚沃的传奇人生。“财上平如水,人中直如衡”是小说里林尚沃的座右铭,奉劝企业家们对待财物要公平如水,做人则要正直如秤,遵循经济道德,也就是“商道”。  作为秦皇岛宏兴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宏兴钢铁”)董事长,王占宏这个冬天可谓是春风得意。2018年11月7日、11月13日、12月20日,宏兴钢铁一钢轧厂高线车间连续三次突破日产量历史最高纪录。11月26日和27日,炼铁厂4号高炉又连续两天刷新日产量记录。整个12月份,一钢轧厂带钢车间产量高达20多万吨,也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  与之同时,当下的钢材价格正处于历史高位。2015年年底时,螺纹钢价格还在1600元/吨的底部。到了去年秋天,就已经站上了4500元/吨的高点。即便是经历了11月的一次回调,下跌到3600元/吨左右,但利润仍然可观。  借着行业的大好形势,全厂上下正在开足马力抓紧生产。但是,另外一些来自环保的消息可能让王占宏有些头疼了。  今年冬天,河北省搞了一个“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环境执法专项行动”,从2018年10月份开始,到现在为止已经进行了4轮。4轮之中,王占宏的企业有3轮都被查出了问题。  在去年10月10日开展的第一轮行动中,宏兴钢铁被查出“污染防治设施缺失”、“烟气部分直排”、“粉尘收集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在11月21日的第二轮行动中,他们又被发现“物料扬尘管控不到位”。到了今年1月17日,在第四轮专项行动中,宏兴钢铁再次被通报“物料粉尘污染问题突出”。  尽管屡屡被查出问题,但对企业生产的影响似乎并不大。在被查出“污染防治设施缺失”的10月,宏兴钢铁的产量达到33.55万吨,同比去年增长了715.84%。在被发现“物料扬尘管控不到位”的11月,他们的产量也达到21.33万吨,同比依然增长了273.84%。  “高污染行业的产量一直在往上走”  事实上,不光是宏兴钢铁,今年冬天河北省很多钢铁企业的产量都出现了大幅增长。  以2018年11月为例,河北德龙钢铁有限公司的钢材产量同比增长了59.86%,河钢集团邯钢公司也增长了68.91%,冀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更是增长了82.93%。  特别是位于邯郸武安的河北烘熔钢铁有限公司,虽然也在去年10月的河北省第一轮秋冬季大气环境执法专项行动中被查出“部分烟粉尘直排”和“在线监测设施不正常运行”,但当月他们的钢材产量仍然同比大涨了201.07%。  来自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10月,河北省粗钢产量为2188.7万吨,同比增长了15.2%。到了11月,全省钢材产量进一步增长到2313.3万吨,同比增长19.4%。    “河北省钢铁产量反弹很正常,因为前一年冬天,河北采取的是‘一刀切’的停限产方式,力度非常大。今年冬天不再‘一刀切’了,产量同比自然增加很多。”徐向春向《华夏时报》表示。  公开信息显示,前一年冬天,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河北省石家庄、唐山、邯郸等重点城市的钢铁产能要限产50%。而今天冬天,2018-2019年的方案则删除了“限产50%”的条文,代之以“各城市结合本地情况制定错峰生产实施方案”。  不光是钢铁,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华夏时报》,根据他们的调研,今年秋冬季河北很多的高耗能、高污染行业,如焦化、水泥等的产量都出现了大幅增长,很多大型企业甚至是翻番式的增长。  “从经济指标来看,最近一些高耗能、高污染行业的产量一直在往上走。”他表示,“如果这些企业的污染治理设施都安装到位,运转正常,问题还不大。但如果有的企业污染治理设施没有正常运行,污染物超标排放,产量增加又这么多,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2019年迎来“开年霾”  马军注意到,今年入冬以来,京津冀地区的雾霾有所反弹,“可能是污染还没有完全限制住”。  另外一个现象也从侧面证明,企业的管理水平还远没有到位。入冬以来,河北已经连续发生多起安全生产事故。11月7日,河北新乐化肥厂爆炸。11月28日,张家口盛华化工发生爆燃事故。1月16日,邯郸涉县又发生煤气泄漏,造成4人死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起事故发生在张家口“11·28”重大爆燃事故后不久,河北全省正在深入开展大排查大整治攻坚行动之际。  “一般来讲,企业首先关注的都是安全问题,其次才是环保问题。连续发生爆炸事故,说明企业连安全问题都没解决好,环保问题就更不用说了。”河北先河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陈荣强表示。  企业管理水平不到位,今年又不让“一刀切”,再加上不利的气象条件,“雾霾返场”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来自生态环境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11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的PM2.5浓度同比上升了33.3%,北京市更是上升了60.9%。  “秋冬季攻坚战主要是三大重点区域,包括京津冀、长三角和汾渭平原,其中汾渭平原下降了4.5%,长三角下降了11.5%,只有京津冀有所上升。”在环境部1月例行发布会上,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也表示。  时间进入2019年,京津冀、汾渭平原纷纷迎来“开年霾”。元旦假期,京津冀南部出现轻度及以上污染。3-7日,汾渭平原又经历了秋冬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污染过程。10-14日,京津冀、汾渭平原再次出现中到重度污染。17-19日,该区域又一次经历大气重污染过程。  短短20天之内,京津冀和汾渭平原就先后经历了4次重污染过程。3-13日,山西省晋中市的重度污染时段甚至长达141个小时。  “今年秋冬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气象条件是十分不利的。”刘炳江说,“面对不利的环境形势,我们在实施秋冬季攻坚战时有几个不放松:一是紧抓重污染天气联合应对不放松,二是紧抓精准治霾不放松,三是紧抓散煤治理不放松,四是紧抓监督执法不放松。”  “要持续开展打赢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监督,重点监督检查散煤清洁替代、‘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和企业违法排污行为。针对大气污染治理责任不落实、工作不到位、污染问题突出、空气质量恶化的地区,强化问责。”他表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