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中旬全国重点钢铁企业粗钢日均产量194.74万吨,  方大系、荣程集团双双入股  据凌钢股份披露的相关公告

  
据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2月中旬全国重点钢铁企业粗钢日均产量194.74万吨,较上一旬增加2.55万吨,增幅为1.33%。截至2月中旬末,重点钢铁企业钢材库存量1470.2万吨,较上一旬末增加50.17万吨,增幅为3.53%。    

  在披露减持计划不足三个月,并已小额完成部分减持的广发基金、华富基金选择加速从凌钢股份离场,方大系和荣程集团则双双选择借机入股。  2月25日,凌钢股份强势涨停,当日晚间,公司发布股东减持进展公告称,当日,广发基金、华富基金分别与九江钢铁和天津泰悦签订了相关股份转让协议,两家基金公司将目前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悉数转让给九江钢铁和天津泰悦,两家基金机构的原减持计划提前终止。转让完成后,九江铁钢和天津泰悦将分别持有凌钢股份1.73亿股和5.4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23%和19.49%。不过此次权益变动并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凌钢集团以34.57%的持股比例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方大系、荣程集团双双入股  据凌钢股份披露的相关公告,广发基金与九江钢铁确定的转让价格为2.70元/股,转让总价款约为4.66亿元。华富基金与天津泰悦所确定的转让价格稍高一些,为2.97元/股,照此计算,该笔转让的总价款约为16.03亿元。  据市场公开信息,九江钢铁系方大系旗下企业,其最终的实际控制人为方威。在此次权益变动之前,九江钢铁并未持有凌钢股份股票。其实际控制人方威持有凌钢股份742.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27%。在此次权益变动之后,九江铁钢与方威合计持有凌钢股份1.80亿股,占到凌钢股份总股本的6.5%。  其实方大系入股凌钢股份并非毫无端倪。钢铁、碳素、医疗是辽宁方大集团三块最主要的业务,方大系曾多次展现在钢铁行业进一步扩展的欲望。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一季报时,方威就曾涉足凌钢股份,并以675.28万股的持股量位列公司十大股东榜的第7位。  九江钢铁在权益变动公告中表示,此次权益变动的目的系基于看好凌钢股份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其长期投资价值,并表示尚无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的计划。  截至2月26日下午5点,另一家接盘企业天津泰悦尚未披露权益变动公告,其持股目的还未明确对外披露。不过,公开渠道查询到的相关信息显示,该公司及其关联方,也与钢铁冶金有着较深的渊源。  据企查查网站查询信息,天津泰悦成立于2015年12月24日,系荣程集团下属企业,其最终的实际控制人为张荣华,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天津自贸区(中心商务区)响螺湾旷世国际大厦,主要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和投资咨询。  荣程集团官网上的公开信息显示,钢铁冶金是荣程集团四大业务板块之一,集团的钢铁板块工艺装备总体先进,高速线材、合金钢棒材生产线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形成管(坯)、带(钢)、线(材)、棒(材)四大类产品系列,涵盖普钢、优特钢等近二百个规格品种。  值得关注的是,企查查信息还显示,2018年12月19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原因,天津泰悦被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有望继续提升管理效益  对于两家基金机构的彻底离场,有市场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表示,两家基金公司都是早年通过定增获得股份的,后来由于对定增限售股解禁后的减持进行了严格的限定,选择正常的减持途径,彻底退出变得复杂而漫长,有人愿意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承接该部分股权,对两家急于撤出的基金机构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  该业内人士还表示,相比于通过市场竞价以及大宗交易等渠道,股权转让的方式不会对二级市场造成冲击,对于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而且两家接盘方都有着深厚的钢铁冶金行业背景,两家新股东的加入,也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天风证券在一份最新研报中指出,方大入股叠加朝美缓和、雄安建设,公司迎来上升期。天风证券研报称,凌钢股份是东北地区主要的长材生产企业,产品具有差异化竞争优势。公司当前有粗钢产能570万吨;钢材产能741万吨,其中带钢140万吨,线材60万吨,棒材490万吨,钢管51万吨,其中棒线材产能占比74%,接近公司总产能的四分之三。其认为方大系正式入股有望继续提升公司管理效益。  方大系已多维度参与辽企混改  九江钢铁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成为凌钢股份重要股东,也让市场对方大系的背后意图有了更多的猜测。有中小股东在股吧中猜测方大系的参与或是为了实现凌钢股份的深入混改。  不过也有投资者表示,通过此次股权转让,方大系和天津泰悦两个民营企业入股,凌钢股份一定意义上已经实现了重要股东的多元化。  《证券日报》了解到,钢铁是辽宁方大集团目前最为重要的三块业务之一。此前,公司还曾谋划参与西钢集团的混改,后因相关原因最终未能成行。前述业内人士表示,凌钢股份无论在产品结构和地理区位上都有优势,肯定是一个好的选择标的。  还留意到,方大系近年来多维度参与辽宁相关国企改革。2017年,辽宁方大集团与营口市政府签订医疗合作协议,对营口市中医院、营口市妇产儿童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进行收购。2018年辽宁方大集团入主东北制药,已经成为辽宁国企混改的一个典型案例。  据当地媒体报道,混改以来,东北制药经营业绩实现了大幅度提升,混改成效得到了政府以及社会的积极评价,并给予了充分肯定。有消息人士称,辽宁方大集团与辽宁相关政府部门进行了深入的沟通,或将在更多的领域和层面参与辽宁的国企改革。  该消息人士称,2018年年底,沈阳市国资委和北方重工的相关领导曾到辽宁方大集团旗下的相关钢铁企业交流考察。目前,辽宁方大集团对北方重工的收购事宜也在紧锣密鼓地向前推进。  对于此次辽宁方大集团通过九江钢铁对凌钢股份的入股,前述业内人士对表示,“权益变动公告中特别提到,若发生相关权益变动事项,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虽然九江钢铁目前表示尚无进一步的增持计划,但也没有明确后续肯定不会进行增持。况且辽宁方大集团还有许多的公司主体,也不能完全排除后续会通过其它渠道有进一步的动作。”

  2月26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发消息称,原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特钢)党委书记、董事长赵明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调查具体原因尚未披露。  赵明远从东北特钢退休后不到一年,东北特钢即被爆出连环债务违约,这家原为北方最大的特钢公司继而深陷危机被迫走上破产重整之路。  东北特钢旗下优质上市公司抚顺特殊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抚顺特钢,600399.SH)未被纳入重整之列,但在东北特钢重整完半年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现年66岁的赵明远,内蒙古卓资人,1969年参加工作,一直在大连特殊钢铁集团的前身大连钢厂任职。他用了27年时间,从水汽车间工人一路升职到钢厂厂长。  1996年,大连钢厂改制为大连钢铁集团,赵明远担任该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后又任抚顺特殊钢(集团)公司(下称抚顺特钢)董事长、总经理,辽宁特殊钢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  2004年9月,大连钢铁集团与抚顺特钢、北满特钢集团成功重组为东北特钢,赵明远担任党委书记和董事长。  2011年,赵明远曾被人举报涉嫌在抚钢集团破产案中,有挪用、侵占巨额资金以及造假行为。抚钢集团是抚顺特钢的第二大股东,持有13.1%的股份。  四年后,赵明远到龄退休。东北特钢董事长一职由鞍钢集团公司原党委常委兼鞍钢股份(5.700,0.00,0.00%)有限公司(000898.SZ)原副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接任。但他上任不满一年,在其居所上吊死亡。  杨华离世后的几天,东北特钢被爆出连环违约。十笔债券违约涉嫌金额共计71亿元。随后,东北特钢进入破产重整,最终由国内第一大民营钢铁公司沙钢集团接手。  附赵明远简历:  1969.12–1978.05
大连钢厂水汽车间工人、党支部副书记、机动科党总支副书记  1978.05–1988.12
大连钢厂团委副书记、书记,机动处铸造车间党支部书记  1988.12–1992.11
大连钢厂供应处处长  1992.11–1995.07
大连钢厂副总经济师、供应处处长  1995.07–1996.03
大连钢厂副厂长  1996.03–1996.09 大连钢厂厂长  1996.09–1999.10
大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1999.10–2000.04
大连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2000.04–2002.01
大钢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2002.01–2002.12
大钢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抚顺特殊钢(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2002.12–2003.11
辽宁特殊钢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2003.11–2004.08
辽宁特殊钢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兼北满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2004.08–2004.09
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2004.09–2005.03
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北满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2005.03–2015.04
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北满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抚顺特殊钢(集团)公司董事长  2015.04
退休  (本文来自于界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