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量增加,四源合重庆基金的运营为

  韶钢松山公布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1亿元,同比增加7.9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亿元,同比增长28%,公司计划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2018年,公司全年实际产铁577万吨,同比减少8.37%;钢661万吨,同比减少3.89%,钢材618万吨,同比减少2.46%,焦炭260万吨,同比减少7.15%。

  中钢协会秘书长刘振江3月30日表示,今年一季度,钢产量增长过快,同比增长9%,粗钢产量占到了全球的52%,创了新高,非会员企业增速远远超过钢协会员企业增速,产量增加,社会库存和企业库存也增加,供大于求的压力又在眼前晃动。钢材低价位与矿价上挺使今年前两个月钢厂效益下降了38%,钢厂的销售利润率由去年的平均6.9%下降到现在的3.5%,亏损企业亏损面增加了10个百分点,前两个月有近1/4的企业亏损。

       |
徐宁  在经历司法重整和体制改革半年后,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钢铁,601005.SH/01053.HK)去年净利增长了四倍。  3月29日,重庆钢铁发布年报,董事薪酬情况引人瞩目,在持有公司股票数为零的情况下,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永祥去年的税前薪酬达533.91万元。  据界面不完全统计,在已披露薪酬的上市钢企中,李永祥的年薪可位列各大钢企总经理第一,是第二名三钢闽光(002110.SZ)总经理卢芳颖234万元的两倍多。    但钢铁行业中薪酬最高的高管为方大特钢(14.390,0.27,1.91%)(600507.SH)董事长谢飞鸣。根据年报,谢飞鸣去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达3169.67万元,另有三位董事报酬也在1000万元以上。  不过,方大特钢这几位高管都持有公司股份,因此获得的报酬包含了股权激励。方大特钢去年业绩良好,实现营收172.86亿元,同比增长23.9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9.27亿元,同比增长15.26%。  不过,方大特钢总经理尹爱国去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只有43.88万元,还包含了30万持股数获得的股权激励。  重庆钢铁目前的董事长由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源合投资)CEO周竹平担任,年报中并未披露其薪酬。  重庆钢铁其他高管的薪酬也处于高位。另一副董事长涂德令年薪为177.33万,相较于上年的48.51万,同比增长了265.6%。  另有三名高管年薪超过200万元,分别为董事张朔达231万元、副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吕峰253.86万元,以及监事会主席肖玉新252.69万元。  2018年,重庆钢铁高层薪资水涨船高,原因之一是得益于钢材价格上涨,去年重庆钢铁产销规模大幅提升,全年营收226.39亿元,同比增长71.0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7.88亿元,同比增长458.57%。  另一原因是重庆钢铁的重整改制,由四源合投资接手后,重庆钢铁已改为混合所有制,其高管任命和薪酬体系等不再受制于地方国企的规制。目前,公司运作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  在改组前,重庆钢铁的经营状况一度糟糕。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重庆钢铁于2015和2016年已连续两年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103%。  2017年7月,重庆钢铁正式迈上破产重整道路,同年10月,四源合投资旗下的四源合(上海)钢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上海基金)出资30亿元,和重庆战新基金以3:1的股权配置重组了重庆钢铁。  但四源合上海基金当时出资的30亿投资款主要为过桥资金,故一年到期后,需要引入新的产业资金接续。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下称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集团(下称四川德胜)成为了新的“接盘侠”。两者作为基金有限合伙人和四源合投资一起,共同成立了四源合(重庆)钢铁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重庆基金),该基金从而成为重庆钢铁的间接控股股东。  上述三方协议设定,四源合重庆基金的运营为“4+3”模式,即四年的投资期加上三年的退出期。四源合投资可随时寻找合适的时机退出,将重庆钢铁交由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来接手运营。  公布年报当天,重庆钢铁公告称,董事郑杰辞职,他的另一身份是四源合基金的董事、四源合上海基金的董事兼总经理。新晋董事候选人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王力和现任四川德胜董事局主席宋德安,后者是四川德胜第一个准备进入重庆钢铁董事局的高层。  重庆钢铁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孟祥云表示,虽然钢铁行业经过供给侧改革,供需矛盾得到了有效缓解,但总体看,2019年钢铁的表观消费量会略低于2018年。重庆钢铁的核定产能840万吨,但预计今年无法达到这一目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