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场值班室为示范点打造文明值班室,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

为全面提升企业管理水平与核心竞争力,陕钢集团汉钢公司烧结厂坚持“党政同责”,以“党建领航班子引领干部走在前列”为抓手,引入精细化管理理念,持续改进思想,不断夯实现场管理基础。原料党支部紧扣烧结厂倡导的精细化管理理念,从“现场管理精细化”入手,充分调动员工的主观能动性,积极在精细化管理方面发展新思路、新方法。强化现场原燃料管理规范原燃料的现场卸车、堆放和转运,实行“系统规划、合理布局、科学利用、有序有型”的原则,做到“不混料、不浪费、不扬尘、不抛洒”。实现“堆垛有序、标识有序、装卸有序”,将打造物料仓储管理的“现场精细化”,深深融入到“美丽汉钢”建设中。强化现场“文明值班室”打造原料党支部利用各种平台,将文明创建工作的重心放在现场值班室。班前、班后会对员工文明提醒不可少,采用微信等各种载体进行多样化宣传和学习。同时以3#料场值班室为示范点打造文明值班室,并严格按照“6s”定置管理进行管理。通过前期的不懈努力,目前3#料场值班室已被烧结厂评为“文明值班室”,并授予流动红旗。强化现场环境治理“只见碧树连成片,不见尘扬飞舞忙”。原料党支部坚持不断加强6S管理,大力推行现场“硬化、绿化、美化”工程。近期,原料党支部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带头作用,对一次料场进行美化、绿化治理工作。将一次料场北边出、入口两侧的区域填装上新土、撒播上草籽,用青砖围砌边缘,并用栏杆进行了围挡。努力为员工营造“美丽家园”,打造绿色钢厂。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实行精细化管理是一个长效工程,各项工作必须加强精细化管控,并且要逐步推进到日常管理中,才使企业管理工作不断创新,持续发展下去。

  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数据,中国1-3月粗钢产量2.31亿吨,同比增长9.9%,同时创下一季度产量新高。  一季度产量同比创下新高的同时,国内钢企业绩却在纷纷“报忧”。
据澎湃此前统计,截至目前,钢铁央企之一鞍钢股份(000898),湖南省钢铁国企华菱钢铁(000932),柳钢股份(601003)、韶钢松山(000717)、太钢不锈(000825)5家钢铁上市公司已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且除华菱钢铁下降25.68%-32.20%之外,其余4家均为下降70%左右。  各家在业绩报告中均提到市场为主要因素。过去的第一个季度,钢材产品价格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大宗原燃料煤炭和矿石价格大幅上扬,产品成本处于阶段性高位,钢企利润正在迅速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恐怕不是暂时的。吴文章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中国钢铁行业新一轮的产能过剩正在到来。”  吴文章说道,随着之前这一轮包括“地条钢”在内的产能去掉之后,新的一批产能正在进来。具体来说,产能增加的分为几块,“调整产业局部造成的产能增加,比如内部产能向沿海调整等;第二个是搬迁重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严控新增产能的话,这部分是不应该新增产能的,但往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地方政府、企业放大;第三个就是‘地条钢’,这些企业之前可能已经申报了电炉炼钢的产能,那时候是生产‘,现在地条钢’被清理了,但有一部分已经转化为合规的电炉炼钢了。”  基于上述因素,吴文章认为,“这样就导致钢铁产能等于进行了一轮新建,按照我们现在的统计,在未来2-3年内,新增的炼钢产能要达到2亿吨以上,这样就造成了新一轮的产能过剩。”  这样的观点并不是一家之言。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压缩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后,从今年开始,一些产能置换的项目开始投产。同时,前几年经营困难的企业通过重组恢复生产。因此,产能开始出现一定的扩张。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违规的产能以各种名义(包括拆小建大、以产能置换名义新上项目、‘地条钢’死灰复燃、已经退出的产能重新恢复生产等)建成投产。”  徐向春认为,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风险重新开始加大。“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表明这种风险开始显现。”  “一旦行业好转,钢铁利润可观,诱惑难挡,更难监管。”徐向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没有权威数据显示产能具体增加多少,但钢企的野心从产量上已充分体现。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进入“冰冻期”,全行业陷入亏损,2016年开始中国行业率先进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去产能”政策开启。  不过,在产能逐渐去掉的同时,2016年至2018年,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速分别为增长1.2%、增长5.7%、增长6.6%。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2017年粗钢产量为8.32亿吨,照此计算,2018年产量应同比增长11.5%,较公布的6.6%相差近五个百分点。以此推算,国家统计局将2017年粗钢产量进行了调整,调高4000万吨左右。  产量逐年增加的这3年,行业利润也在日益客观。过去的2018年,钢企的吨钢利润一度突破千元大关。一名行业人士对澎湃表示,“在企业尚有利润面前,谁也不愿意急流勇退做贡献者。”  吴文章也指出,“未来只能通过并购重组,由企业内部来自行调节,但是这个时机肯定是在新一轮产能过剩给企业造成伤害之后才能到来。”  吴文章还强调指出,“我们现在装备的产能都是先进的、世界一流的产能,环保要求也都是达标的,这样的话未来就不能像上一轮去产能那样淘汰落后。”吴文章担忧,这对中国钢铁行业、国内市场来说是“灾难性的”。  另外,此前的4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一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受利益驱动,“地条钢”死灰复燃、产能变相增长、合规产能释放过快的冲动确实很大。如果产能控不住,即使钢材需求有增长,也会被新增产能所淹没。而产量方面,一季度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但粗钢产量有增长过快的趋势。  刘振江强调,如果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及供给,产量的惯性增长和利益驱动的增长将加剧供求矛盾。因此,今年要盯住产量,盯不住,市场又会产需失衡。

  南钢股份(600282)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徐林在4月19日举办的2019(第三届)中国钢铁产业期货大会中表示,当前,钢铁行业发展进入期现融合新时代。  徐林指出,传统的钢铁企业经营有几大痛点,进行风险对冲很有必要。其中包括企业竞争逐渐转向产业链整合、产业链金融化的竞争;产业链利益分配存在零和博弈;传统采购、定价模式易出现负向剪刀差;利润状况呈现周期性波动态势;对宏观经济政策高度敏感、原燃料价格波动剧烈和订单、库存有单边敞口。  徐林指出,钢铁企业通过利用衍生品工具对冲市场风险,可以平滑公司经营利润,稳定生产运营。  从南钢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进行期货套期保值的实践来看,徐林表示,套期保值使南钢化挑战为机遇,实现产融深度结合,提升企业综合实力。一是稳定生产经营,在商品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下,熨平企业的利润曲线,规避极端风险,为企业稳定生产经营提供保障。二是革新购销模式,为原燃料采购和钢材销售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销售上,锁价长单套保,让销售部门敢于接长单,提升客户粘性;采购上,建立虚拟库存、买入交割,丰富采购模式。三是降低财务成本,衍生品工具的杠杆属性减少对资金的占用,虚拟库存较实物库存节省物流、仓储等运营成本。四是构建战略优势,增强钢企在产业链中的主动性,打破传统现货经营模式的限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