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同比增长 99.57%

  虽然钢铁行业去产能结果显著,但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和结构优化调整的步伐并没有停止,这一次有关部门把重点放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并加大税收、资金、价格、金融、环保等政策支持力度。  生态环境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日前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要求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有效提高钢铁行业发展质量和效益,大幅削减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促进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为打赢蓝天保卫战提供有力支撑。  根据《意见》,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污染源原则上分别不高于10、50、200毫克/立方米;物料储存、输送及生产工艺过程采取密闭、封闭等有效措施,实现无组织排放有效管控;大宗物料和产品采用铁路、水路、管道等清洁方式运输,清洁运输比例不低于80%。  《意见》提出,对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加大税收、资金、价格、金融、环保等政策支持力度,强化企业主体责任,严格评价管理,强化监督执法。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钢铁行业是我国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粗钢产量9.28亿吨,占世界粗钢总产量的51.3%。钢铁行业工艺流程长、产污环节多,污染物排放量大。  生态环境部介绍,2013年以来,共淘汰落后和过剩钢铁产能2.1亿吨,取缔地条钢1.4亿吨,这些措施使得在全国钢铁产量上升的同时实现了污染物排放总量下降,但由于钢铁行业总产量巨大,排放水平参差不齐,行业总排放量依然高企不下。  据测算,2017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为106万吨、172万吨、281万吨,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随着环境治理力度不断加强,特别是燃煤电厂实施超低排放以来,火电行业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度下降,2017年钢铁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已超过电力行业,成为工业部门最大的污染物排放来源。  同时,钢铁行业是货物运输量最大的行业之一,我国钢铁行业货运量为40亿吨以上,占全国货运总量1/10左右。与国外钢铁行业以铁路和水路运输为主不同,我国钢铁行业主要依靠公路运输,运输过程中的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非常突出,占钢铁企业自身排放的20%以上。  除排放量大以外,我国钢铁产业布局集中也是影响区域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我国钢铁产能布局主要集中于大气污染相对严重的地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的钢铁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55%,其平均PM2.5浓度也比全国平均浓度高38%左右。大量钢铁行业的集中排放加重区域大气污染。  生态环境部介绍,我国钢铁产能前20位的城市(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51%)无一空气质量达标,平均PM2.5浓度比全国平均浓度高28%。2018年168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倒数前7位的城市,钢铁企业都对本地环境空气质量产生重要影响。  其中排名倒数第2位至第7位的石家庄市、邢台市、唐山市、邯郸市、安阳市和太原市,均为全国钢铁产能前20城市,粗钢产能分别为1200万吨、700万吨、1.33亿吨、4300万吨、2100万吨和1600万吨。空气质量排名倒数第1位的临汾市,虽钢铁产能不在前20城市排名之中,但拥有钢铁企业11家,由此可见,规模小、排放高的企业集中对城市空气质量影响更为明显。  “钢铁行业仍有较大减排空间。”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在此间表示,与日本、德国、韩国等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钢铁行业污染控制水平和环保管理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尤其是占颗粒物排放50%以上的无组织排放,吨钢颗粒物无组织排放量我国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以上。作为超过全球产量1/2的国家,我国亟需对标国际先进水平,实现钢铁行业排放的大幅削减。  贺克斌介绍,由于钢铁行业在重点区域相对更为集中,超低排放改造将在重点区域产生更大的环境效益。他说,过去北京、济南等城市开展了钢铁企业异地搬迁工作,对城市空气质量改善起到了积极作用,如济钢搬迁对济南市二氧化硫和可吸入颗粒物年排放量分别削减10%和12%,使济南市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下降0.76,这也从另一方面印证了开展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治理可望取得可观的环境效益。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也对表示,钢铁超低排放方案不是限期达标的强制排放标准,必须从全周期角度综合考量减排效益。超低排放必须重视全过程高水平实施。  “实施钢铁超低排放,是提升钢铁行业形象,实现与城市、社会和谐共融的有力抓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展与科技环保部主任黄导认为,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有利力更好发挥钢铁企业在能源转化、社会资源消纳功能作用,打造绿色产业链,实现绿色制造的良性循环,实现钢铁与城市、社会和谐共融。

  钢铁产业作为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呈现很强的周期性。因为其产业数据与经济周期息息相关,所以相关产业数据也一直备受市场关注。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4月28日发布的数据,一季度,全国生产生铁1.95亿吨,同比增长9.29%,生产粗钢2.31亿吨,同比增长9.92%,生产钢材2.69亿吨,同比增长10.82%。其中会员钢铁企业生产生铁1.57亿吨,同比增长6.94%,生产粗钢1.73亿吨,同比增长7.31%,生产钢材1.61亿吨,同比增长5.99%。非会员企业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增幅分别为20.34%、18.58%和18.96%。非会员企业产量增幅远高于会员企业增幅。  数据一片飘红,说明钢铁产能扩张明显,尤其是粗钢生产2.31吨,已经创下新高。尤其是非会员企业的生铁钢材产量增速,大大超出了会员企业,这意味着有不少新增产能是在非预期之内。  从原因上看,一季度国内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均好于预期增长,一方面对钢铁需求形成支撑;另一方面在利润的驱使下,一些钢铁企业存在违规新增产能冲动,一些“僵尸”产能也可能死灰复燃。  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报告中对利润项的数据来看,新增产能带来的影响开始显露。虽然一季度钢铁产量增长,但一季度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75亿元,同比下降30.2%;销售利润率3.87%,同比下降2.39个百分点,行业效益明显下降。  产量增加,但效益下滑,钢铁行业再次进入了经营怪圈。而这次钢铁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一方面由于产量增加让钢铁价格承压;另一方面更是由于钢铁的原材料,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挤压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  (图片来源:中钢协管网)  根据平安证券研究报告,目前全球铁矿石供应主要集中在两个国家(澳大利亚和巴西)、四大矿企(力拓、必和必拓、FMG、淡水河谷),2017
年出口分别占全球铁矿石出口量 70%和
66%,已构成寡头垄断格局。而我国已经发展成为铁矿石最大消费中心,占全球总进口量
68%以上。  但在2019年1月底,巴西发生了严重的矿难事件。溃坝事件发生后,四大矿企之一的淡水河谷在其官网发表声明表示:将在未来三年内停止
10 座“上游式”矿坝的运营,并且预计这将对每年 4000
万吨的铁矿石生产造成影响。虽然淡水河谷表示将通过其他矿区的增产来抵消停产影响,但事件发生后,国内铁矿石期货、现货价格一度急剧上涨,达到近两年来最高水平。  (图片来源:平安证券研究部)  铁矿石的上涨,直接导致钢铁企业的利润下滑。根据近期公布的一些上市钢铁企业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大部分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其中,鞍钢股份(000898.SZ)、柳钢股份(601003.SH)、太钢不锈(000825.SZ)、山东钢铁(600022.SH)、酒钢宏兴(600307.SH)等上市钢企一季度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超过60%。  从近几年来看,通过清除地条钢、严抓环保不达标、僵尸企业退出、央企大合并等行动,我国已经连续三年分别淘汰6500万吨、5000万吨及3000万吨钢铁产能,合计1.45亿吨,如果加上2017年上半年淘汰了1.4亿吨地条钢,实际上去产能总量已经达到了2.85亿吨。  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带来了钢铁行业的扭亏,甚至实现利润大幅增长。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日前发布的2018年行业利润数据,钢铁行业去年全年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  此外,根据中钢协数据,2018年全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实现销售收入4.11万亿元,同比增长13.04%;盈利2862.7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12%。钢铁行业迎来了久违的翻身仗。  落实到上市钢企,2018年的年报也是一片飘红,大部分净利润实现大幅增长,如酒钢宏兴(600307.SH)实现净利润
10.93 亿元,同比增长 159.44%;河钢股份(000709.SZ)实现净利润 36.26
亿元,同比增长 99.57%;新钢股份(600782.SH)实现净利润 59.05
亿元,同比增长
89.84%。  因此,钢铁去产能的成果来之不易,但如何实现钢铁行业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仍是一个待解的谜题。  综合来看,严禁新增产能依然是巩固钢铁去产能成果的关键,但由于粗钢产量再创历史新高,钢铁行业现有的供需平衡态势有可能被再次打破。  此外,根据4月29日下午消息,生态环境部、发改委等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制定出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的时间表。要求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这也意味着,在接下来,通过环保指标方面硬性要求来筛查和淘汰落后产能应该是钢企供给侧的主要推进工作之一。而这对钢铁行业的龙头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明显的利好,因为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不再于它们,相反,这些龙头钢企反而将长期受益于行业出清后的集中度提升。

  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日前印发的《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有序推进其他地区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意见》指出,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是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举措。除了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全国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原则上也要达到超低排放水平。  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是指对所有生产环节(含原料场、烧结、球团、炼焦、炼铁、炼钢、轧钢、自备电厂等,以及大宗物料产品运输)实施升级改造。《意见》对大气污染物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以及运输过程提出了几大要求。  其中,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污染源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原则上分别不高于10、50、200毫克/立方米。  徐向春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按现行污染物排放的国家标准,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50、200、300毫克/立方米。初步估算,全行业实现超低排放改造,需投资六七百亿元,运营成本提高十几元/吨。  “同时,实行超低排放改造的钢厂,亦可享受政策优惠待遇,如减征环保税,在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可部分豁免停产等,也提高了企业形象和市场竞争力。”徐向春说。  按照《意见》的要求,对于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钢铁企业应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