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企业重视员工的想法,其实中国有商业史以来就不缺企业文化

铝道网】对于企业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作为咨询公司,选择企业家也有自己的一杆秤,当然这是为咨询目的出发的。笔者曾经工作过的一家战略咨询机构,对于选择长期企业家式客户就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体现有三:其一,此客户做过很多行业,或者从事过很多同一行业的不同业态,但现在潜心归一,专做一件事情;其二,此客户失败过,失败之后站起来了,而且很好的站起来了,有自己独特的个人核心能力;三、客户选择的行业与流通有关,属于U性法则的较前端或较后端,或者在U性法则的中端,有很好商业模式来运作亦可,总之,属于投资少,而且能操作的市场局面是比较大的,一般来说,与资源型、商品型产品有重要瓜葛。这家战略咨询机构的客户创造了中国很多神话,也创造了中国咨询公司与客户长期合作的典范,达到互利合作,优势互补,借势共赢的局面。
对于此类企业家,做咨询就是一种人生享受,表现在:一、由于企业家的行业经验相当丰富,很多事情点到为止,立即领会,让你感觉到沟通的畅通、爽快;二、潜心归一,有利于战略的开展,对于战略来说,战略就是一种选择,企业家非常配合自己既定目标,按照规划,有条不紊的推进,而且对问题思考的比较深,展望的比较远,对咨询师的潜质是一个挑战;三、失败过,能够承受发展中的困难,不轻易言弃,对于咨询师培养坚强的个性,有很强的熏陶作用,我深有体味;四、与企业家能够进行很深入的商业模式探讨,触类旁通,沟通完毕后有点世界万物成一体,人生万象是一家;五能够接触到很多强劲的对手,他会让你与其他一些机构进行对话,或者作为其代言人,阐述其发展之道,让你填补身在其位进行决策的经历,更加有利于企业的发展。
下面引用其他一些经典的观点,阐述什么是企业家,进行碰撞。
一、重商主义者理查德-坎特伦(Richard Cantillon,1730)的企业家概念
“任何种类的自我雇佣的人,只要一个人不是受雇于他人或为工资而工作,他就是一个企业家(Entrepreneur)。”“企业家阶层与雇佣人员阶层的关键区别在于企业家生活在不确定的状况下,他们今天以确定的价格购买商品和劳务,但未来的销售价格却是不确定的。”“在自我雇佣和承担风险这一点上,企业家与乞丐和强盗有某些相的的地方。”
二、重农主义者魁奈(Quesnay,1750)的企业家概念
“企业家不仅是风险承担者,还必须能够经济性地使商品和服务适当地结合以获取较大的利润。”“企业家承担风险,组织和监督生产,引进新方法,新产品和寻找新市场。”
三、古典经济学家J.B.萨伊(Jean Baptiste Say,1767-1832)的观点
萨伊认为:“与其说是严格意义上的食利性质的资本家、土地所有者和劳动者,毋宁说是企业家(Adventurer)在指挥生产和财富的分配。”“企业家的力量对财富的分配,发押着较显著的作用。”“企业家是整个体系的枢纽,人们需要的并不是直接的劳动、土地和资本,而是这三种要素提供的效用,而正是企业家把它们结合起来以满足人们的需要。”J.B.萨伊认为成功的企业家应具有的特征:
首先,他必须具有筹措创办资本的能力,这些资本主要不是他本人所有的的;其次,必须拥有判断能力、毅力、生意技能和社会知识;再次,对于预见性、能够比较准确地预测产品的重要性,需求的大概数量,以及生产的方法手段;较后具备监督和行政管理能力及数字计算能力和核算成本价格的能力。
四、现代企业家理论之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1910)的观点:
“作为社会经济创新者的企业家不同于投机家和发明家。企业家所从事的,不是囤积任何种类的商品,不是创造前所未有的生产方法,而是以不同的方式运用现有的生产方法;以更恰当的方式,更有利的方式运用现有的生产方法。他们实现了新的生产要素结合方式。”
“企业家所面临的挑战是寻求和采用新观念去撞击经济活动,使之摆脱重复不变的循环。”“在我看业,企业家的纯粹形态是发起人。如果一个人将他的作用严格限制在新的生产要素结合方式的实现上,他就是一个纯粹的企业家。”“企业家是创造性的破坏者。”
熊彼特认为有可能发起创业活动的五种生产要素结合方式:靠前、新产品和服务;第二、新生产方法;第三、新市场;第四、新的供给来源;第五、新的组织形式。
五、管理学家霍伍德H.斯蒂文森(Howard H. Stevenson)的观点:
“企业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是一种管理方式,追求机会而不顾手中现有的资源。“企业家是处在发起人←→受托人(trustee,即行政管理者)连续谱上的一种管理行为现象。”

铝道网】管理中的《道德经》,在过去,人们相信英雄史观。认为成功者可以凭主观主宰一切。管理是单向的,是当权者如何利用普通人的问题。这些理论关注的问题在于怎么样有效地利用人力资源,怎么样充分的表达管理者的意见,怎么样建立快速的政策传达机制。
《道德经》对此不以为然。“故以知治国,国之贼,不以知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其式,常知其式,是谓玄德。”就是说,以自己的意志治理国家,个人说了算,就会治得国家盗贼四起,不以自己的知识而是按人民的意志治国,则国家必然幸福昌盛。我们可以看到,老子提出了两种管理模式。一个是自上而下的,是从纯粹管理者的角度出发,由管理者负责决策。另一个是从下属的角度出发来进行管理,是一个互动或者民主的思维方式。老子认为,后者是正确的。
西方的管理学家在上个世纪末,从理论探索的角度出发也找到了这个模式。他们认为世界是横向的,异构的,互联的。企业的活动是一种多维的“系统”。系统中的活动息息相关,象多米诺骨牌一样互相影响。我们每个人,无论当不当官,都是系统的一个片段。所以在考虑企业的问题时,我们要从整体的观念出发,考察整个系统的互动。如果我们只是把目光投射在某一片断,或是官僚阶层的感受上,那就无法得到根本的解。用卞之琳的话来说:企业的管理者在桥上看着风景,而他们也是员工眼里的风景。经理填补了员工的口袋,员工实现了经理的梦。
在这种相对的观点引导下,现代的管理理论开始综合考虑企业的各个层次。他们发现,如果企业重视员工的想法,改善员工和管理者之间的交流方式,企业就会具有持续的活力。在这种新思维下的产生出的企业不是金字塔形,而是结构比较扁平,讲究家庭气氛。比如微软公司的无等级的人格化管理,通用电气的“情感管理”等。
新思维下产生了很多新方法,比如:服务式的领袖风格,价值为基准的领袖方法,以人为本的管理原则,区分问题和人的谈判风格等等。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所有这些名词,基本上都体现了一个思想,就是处下,也就是为他人着想。我们可以作出这个结论,东方的智慧和西方的哲学较后到达到了一个共同点:不以知治国也就是处下的管理模式,是一个较优的模式。
一、处下的管理方法
有人会说如果管理者处下那么是不是失去权威呢?从我们刚才系统的角度看,当领导处下的时候,他满足了下属的心理诉求,获得了下属的信任。这种信任可以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和潜力,使员工真正为公司效力。从而使整个公司进入一种正性的双赢的循环。哈佛商务评论的名文《喜玛拉雅山上的领导课程》一文得出同样的结论:领导必须服从于整个团队的需要。个人的利益和爱好不能凌驾于集体的利益之上。领袖的意义在于服务。也只有当领袖真正为了团队而牺牲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他的权威才真正树立起来。道德经《天长》提到:非以其无私耶,能成其私。就是指,只有保持一种大公无私的精神,才能救助别人,同时也能成其私。
在实际操作中,要实现这一点,领导要首先了解员工的想法和问题。正如道德经《不武》所说,“善用人者为之下”。要首先解决员工的真正的困难,那么就会得到员工的拥戴。有一位自称极乐守静的背诵《道德经》的学友对此很有体会,他说:我认为作为管理者,经常在下面走动,和大家打成一片,就能知道他们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困难。

铝道网】文化一词源于《易经》:“观乎人文,以化天下”,这是文化较早的解读。文化其实是由名词“文”和动词“化”两个不同的词组成,所以文化被后人解读为“以文化人”,文化落实到企业就叫企业文化。
其实中国有商业史以来就不缺企业文化,那时候不叫企业文化这个词,而叫商业精神。讲商业精神或企业文化,一定离不开本民族的人文传统,离开了这个文化就很难永续传承。在中国千百年来商业精神其实都在“仁义礼智信”五个字中尽情演绎着,万变不离宗,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都离不开这五个字的基本涵义,在当代中国企业中,其实真正做到“仁义礼智信”商业精神的企业寥寥无几,在这五个字中,“信”是其他商业精神的较终归属,也是企业赖以发展和生存的根本。当代中国企业与当代社会其实较主要的通病就是没有构建起“诚信”的商业精神和道德体系。社会的种种乱象和企业的种种危机就是缺乏“诚信”造成的,我们在建设企业文化中往往脱离了中国人文精神传统而去追求一些假、大、空的理念,“靠前,大,特,独有”等词汇被企业家经常挂在嘴边。结果把企业和做人的根本却忘了,无论是倒下的三鹿和倍受社会所诟病的一些企业其实就是没有建立起“信”的经营观和价值观而导致的结果。
在构建企业文化的过程中,因为制度的局限,往往演绎成企业家文化,而企业家文化有时并不是企业家的意识表达,而是企业家身边谄媚之人的思想的体现,于是企业文化在传播中多半会被没有文化的执行者们曲解,甚至衍变为公司政治的工具,失信于团队,失信于股东,失信于客户。长此以往,企业就会丧失其原有的核心竞争力,所以说,失信文化流行于世,对企业造成了很大伤害。
在中国,文化正统的排序是“仁义礼智信”,社会正统的排序则为“士农工商”,由此推论,商业文化在中国是排在后面的“信”字。文化以人为本,商人以信为本,商业文化,无论商人的姓氏为“赵钱孙李”或“周吴郑王”,成功者都离不开一个信字。企业要想做大和做强,不求信是不行的。“仁义礼智”必须坚守,但“信”为至尊。商人必须一诺值万金。
诚信伦理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是企业的道德基础。在企业价值观的塑造中,“诚”是企业聚心之魂,“信”是企业立足之本,诚信理念是中国化企业文化建设的重点。也是企业生存的根本。我国古有“无信不立”之说,《论语》中孔子说:“人无信不立”、“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诚信是企业道德经营的必备要义。儒家常讲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它的先决条件就是诚信。
诚信是我国传统的商业道德。早在战国时期,对商业活动就有“市价不二,国中无伪”的要求。在商业发达的明清之际,商家无不标榜诚信,也大都“以儒道经商”。晋商与徽商就是中国古代以诚信经商势力较大的两股商业力量。梁启超说,“晋商笃守信用”,徽商亦“贾而好儒”,能够“以诚待人,以信接物”。良好的信用文化成了商家们的成功之道。

作者:赵梅阳1988次浏览

作者:赵梅阳3563次浏览

作者:段俊平2665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