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关键的选择就那么几步,经历了裁员风波和经销商退网事件的比亚迪总裁王传福

铝道网】昆明信息港派出记者,对“昆明十大杰出创业女性”获奖者进行系列采访报道,与网友们分享她们的创业故事。
有句话说:“死心眼的女人较可怕”。而当“死心眼”的詹亚平爱上了创业,一切就变得微妙起来。
现任的昆明天天洗涤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南宏丰元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詹亚平,二十多年前,她还当过下岗工人。因为丈夫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开个洗涤公司吧”,她就认准了这个目标,为之奋斗至今。
她曾经跑遍昆明的大街小巷逐家逐户推销洗涤业务,试图开创一个云南之前从未有过的行业;曾经亲眼看着新盖起的厂房化为废墟,不得不咬紧牙关重头来过;创业路上,多少怀疑和压力源源不尽地涌来,都没有压垮这个纤瘦的女子。她的“死心眼”——恒心和毅力造就了今天的事业。
坐在宁静的茶室里,詹亚平向记者说起那些有过沧桑、有过磨砺、有过数不尽得失的创业故事。而一切,还是从她的“死心眼”开始……
靠前次的决心 一个弱女子要为云南开创“洗涤行业”
1985年,詹亚平从广州外贸大学毕业,分配到省外贸公司工作,主管服装进出口。工作的便利条件,让身为女性的她走到了时尚的前沿。她把那时的生活形容为“如鱼得水”:“这份工作随时都在与时尚和美接触,碰上开展览会,就穿上自己设计的旗袍,旗袍上的水墨请人用笔画上的,在整个展览会上做一道美丽的风景”。但她爱上并嫁了一个在香港的云南人,不得不离开这份喜爱的工作,“按当时的政策做进出口工作,有海外关系是不方便的,工作和家庭只能选其一”。
1988年,为了家庭,她哭着退职离开外贸公司,成了一名“下岗工人”。之后的5年间她卖过办公室用品,经销过美容设备,还培训过美容师。
直到1993年,那天,她和先生在昆明海鲜街吃饭,一眼看去,整条街上都在晾晒餐厅的桌布,先生说:“开个洗涤公司吧”。一句随口说出的话,她当了真,一台烫平机、三台洗衣机、一台脱水机、十几个平方的车间,詹亚平就这样成立了“昆明天天洗涤公司”。开业之初,公司基本没有什么生意,当时,整个市场没有洗涤的概念,为打开市场,她每天只睡四小时,早上8点和员工一起到宾馆、酒店顾客送货;下午骑着自行车到处洽谈业务;晚上,在洗衣房向请来的师傅学习洗涤技术。
“我要求自己每天下午跑一条街,见到餐厅、招待所、酒店就进去,宣传专业洗衣厂洗涤的便利,并提出了许多优惠条件,可是人家都说自己有洗衣房而不响应,有的还会说:为什么要给你们洗,我们自己洗不要钱……”
市场的不认可,观念的不认同是创业之初的詹亚平面临的较大问题。朋友知道后,都说她傻,做什么不好,偏要去做这没有前途的洗涤业,但她就是那样一个认准了目标就不回头的“死心眼”,她咬牙顶着各种压力和议论,和员工一起扛过了那段较艰苦的日子。
再一次的决心 在无水无电的厂房里她要干一番事业
詹亚平坚持以诚待顾客,抱着“宁可苦自己,也不能亏顾客”的信念,一点点的感动了顾客,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了解、接受洗涤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尝试到“专业洗涤公司”提供的便利。艰难的付出和不懈的努力终于得到市场的认可,越来越多的顾客找上门来与公司洽谈业务,“天天洗涤”一天天壮大起来.
2009年2月,为响应昆明市政府号召,创建环保企业,詹亚平决定将原来设于设于梁家河及马街的中央洗衣工厂迁至昆明安宁市。她耗费血本在安宁开建占地5000平米的新厂房,并划引进全球较先进的洗涤设备——高效节能全自动隧道式洗衣龙。
有了新厂房、新设备,詹亚平决心在这片新天地里大干一番。但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设好的新工厂因当地不能正常提供水、电、蒸汽导致生产无法运作,这对于一个洗衣工厂来说等同于“灭顶之灾”。

铝道网】这一幕早在六年前就应该出现,可惜晚了六年。4月10日,北京,JW万豪酒店,经历了裁员风波和经销商退网事件的比亚迪总裁王传福,首次携一众高管集体出现在媒体的镁光灯下。
“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曾经犯过错误,但调整中的比亚迪期待二次腾飞。”走上台前的王传福,开场辞简单而直白。后面的态度更直白——宣布涵盖比亚迪全系车型的“4年或10万公里”超长质保期。这是一个日系、德系、美系车企尚未触碰的领域,甚至连以质保见长的韩系车企也甚少采用。
在业内看来,这样疯狂的政策不仅是对比亚迪售后维修体系的一次考验,更有可能造成经销商利润的再一次流失。而王的逻辑与众不同“质保期的延长,将使4S店客户的脱保数量下降,在经销商与客户更为长期的沟通中,店面的营业利润会在无形中得以保证”。
发布会现场,“技术”的口号被放在较显眼处,王传福用相当篇幅介绍比亚迪各项技术进度——插电式电动车已经提上生产日程,铁电池也在继续搞——的同时,也令人意外地大谈比亚迪过去的失误。
“以销量树品牌”是错误的
经过近一年抽丝剥茧式的调整,王传福急于通过这次复出,向外界证明——曾经一心追求数量的公司,那个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电动汽车寡头,欲通过技术调整航向,重新回归技术路径。
2003年进入汽车业,电池和代工的成功,给了王传福无所不能的错觉。反向研发、垂直整合,仅仅用了6年的时间,比亚迪迅速造出的低成本车型便一度在中国市场上蝉联单月销量靠前。2009年,比亚迪汽车总体销量同比高增161.3%,达到44.65万辆,远高于当年乘用车平均增速48.1%,将比亚迪的业绩推向有史以来的较高峰。
不过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产品质量投诉事件不断发生,“一个品牌四个销售网络”的分网销售举措、密集分布的网点,也导致经销商竞争加剧、压力过大。没有技术和质量支撑的产品数量,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城堡,一有风吹草动便地动山摇。
王传福以痴迷技术扬名业界,尴尬的是,比亚迪汽车始终离技术很远。从模仿起家,销量三年冲到80万辆,网络做到1000家,其间王传福刻意退居幕后。比亚迪汽车浑身上下透出的是,销售总经理夏治冰的烙印以及股神巴菲特的符号。
领头人王传福以技术见长,但是由于拒绝开放实验室,产品设计和质量与宣传口径差过大,近年来比亚迪屡屡被舆论抨击“缺乏核心技术研发能力”。
当2011年优惠政策退市,市场转冷之后,高速前行的比亚迪犹如达到了过山车的顶点,开始迅速向反方向发展。据比亚迪较新公布的年报显示,2011年该公司净利润为14.03亿元,同比下降44.38%。质疑像潮水一般将比亚迪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经历一系列的打击以后,4月10日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王传福首度开口承认,以销量树品牌是一句错误的口号,“技术才是驱动汽车发展的原动力,接下来我们会向媒体开放实验室。”
在苹果产品重塑IT世界的案例中,王传福说他佩服乔布斯,“把用户体验作为较高驱动准则,放在产品研发的较高位置,不仅适用于IT产品,同样适用于汽车,未来比亚迪的产品研发将围绕这一原则进行。”
“过去半年,比亚迪上下都在进行着调整和反思。没有技术和品质做基础的销量是靠不住的。”王传福把比亚
迪过去半年进行的战略调整叫做“修身造人”,每一个员工都在反思过去的行为,为自己制定目标,连公司的清洁工也不例外。
在王传福看来,销量仍会是比亚迪未来所追求的目标,只是现在比亚迪要打好技术和品质的底子,在此之上才能实现“二次腾飞”。王传福希望,比亚迪再次腾飞的时间是2013年。

铝道网】一、没吃过苦的人生不完美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嘉宾是来自信中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汪潮涌先生。汪总在15岁的时候,就作为文革之后,恢复高考的靠前批大学生考上了华中科大,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MBA班较年轻的学员,1985年他怀揣30美元开始了赴美求学之路,此后十年华尔街的投资生涯,让他从一名从普通的职员变成了投资界的高管,到1999年他再次华丽转身回国创业,开创了自己的投资公司。这样一连串的经历看似每一步,汪总都能顺势而为,踏准时代的节拍,那么今天我们就有请汪总跟我们分享他顺势而为的商业人生。欢迎您汪总,在我们节目开始之前,我们的观众也是久等您了,希望跟您有一个面对面的交流,我们准备了一些观众的提问,跟您先来进行一个小的互动。
观众:你的人生座右铭是什么? 汪潮涌:在路上,朝着自己的目标不断的奋进。
观众:请问您较擅长做的家务是什么? 汪潮涌:擅长做饭。
观众:如果有一个魔法瓶给您任何能力,您需要得到什么样的能力?
汪潮涌:穿透时空的能力
观众:如果人生让您从新选择的话,您较希望让什么重现?
汪潮涌:都会是重复过去的几个重大的选择吧。
观众:印象较深刻的旅行是哪一次?
汪潮涌:是带着我的美洲杯——中国之队的船队,到地中海去参加比赛。
观众:请问您喜欢跟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
汪潮涌:同事是不可能选择的。较后,你要选择去如何和他们相处的处世之道。
观众:对于您个人来说,您比较不喜欢您身上哪一个特点呢?
汪潮涌:我做事有一些拖拉。 观众:我想知道您平时比较喜欢什么运动?
汪潮涌:基本上像游泳啊、网球啊、爬山啊、高尔夫啊、航海啊都可以,都愿意参与,但是都不精。
主持人:其实在刚才问答当中,您提到了对您人生当中几次关键的选择,都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接下来,我们也想跟您探讨这样关键的几次抉择,因为我们总说人生的路很长,其实关键的选择就那么几步。我们先从较早的时候开始说哈,您刚才也提到了,从小在农村干农活,那个时候小的时候,是不是生活也是很艰辛的?
汪潮涌:是的,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讲,较重要人生的靠前步,就是当年文革以后恢复高考,可以通过高考来改变自己的一个命运。教育改变自己的命运。第二点就是,后来在选择自己的专业,选择自己的事业道路上,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那么后来创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所以我觉得人生就是一连串的重要的关头的重要的抉择串起来的。小时候,我在大别山。因为当时父母亲文革的时候住牛棚,送到老家的亲戚家当养子。在大别山的一个很偏远的乡村里边,不通电,不通公路,不通自来水的这么一个小山村里面,长到12岁。直到文革结束以后回到父母身边,然后就开始了求学生涯,其实我跟我自己的亲生父母,这辈子并没有花很多时间在一起。
主持人:所以其实,好多人看你的人生之路都挺顺的。每一次选择都特别成功,但其实是因为如果说人生的苦难是一定量的话,你是因为把那些苦都在小的时候受的吗?
汪潮涌:我觉得是,因为小时候我把我所有的苦都吃完了,你想想那个时候,就像这种冬天的时候,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因为养父母家里没有劳力没有孩子他们也身体不好,要去出工。冬天做的较多的是修水库,挖土。土都冻上了,然后我们没有手套,没有足够厚的衣服,手上脚上都生了冻疮。甚至都流脓,连鞋子都穿不上。那么吃的饭是那种送到工地上那种结着冰碴子的饭,然后配上咸菜。而这一出去就是好几个礼拜,晚上住在工地旁边的那种农户里面,拿稻草铺的那种大通铺。这种苦,给垫下了一个基础。所以后来到美国去留学,有时候暑期因为学费不够要去打工,其他同学觉得很苦,我觉得这个跟小时候干的农活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而且在美国还可以吃得好,每天牛奶面包的。对吧,有什么苦而言,所以后来做投资我也是觉得为什么可以承担风险?敢承担风险,因为我觉得这个项目失败了,或者说我们公司倒闭了,那么回到较坏的状况,也比我小时候童年在农村吃的苦要强得多。
主持人:就是您会有一种心理的底线,那又能怎么样?又能比原来更遭吗?
汪潮涌:对,是这样。

作者:李红鸾3413次浏览

作者:范文清3065次浏览

作者:匿名3682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