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和未来的互联时代(connectedage),领导者的宽容还表现在能容忍下属的缺点和错误

铝道网】宽容首先表现在能容忍下属对自己的不满。从消极方面讲,矛盾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即使你的领导再出色,再有成效,也永远有令人不满意之处。
“如果你想有所作为,就要准备承受责难。”假如你不相信这句话,不按这句话行事,那你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位真正的领导者。
从积极方面讲,责难和抱怨也能产生良好的影响。让下属讲话,既可以获得更多信息,使自己做到兼听则明,又可以从中得知自己的不足,便于改正。同时,这也更加利于你了解下属,为自己所用。美国《中小企业人事管理二十四条》中写道:“记住,如果没有不满,就没有改进。”所以,应该记住,下属万马齐喑之日,必是你领导失误之时。
领导者的宽容还表现在能容忍下属的缺点和错误。有高峰必有峡谷,才干越高的人,缺点往往也越明显。用人,在于求其所长,而不在于求其完美。
在美国的一些大公司,领导者不仅善于容忍下属的缺点和错误,而且还鼓励下属犯“合理性的错误”,不犯合理性错误的人是不受欢迎的。这一点与我们的传统观念完不同。何谓合理性的错误呢?是指在工作中,特别是在竞争激烈的“经济战争”中,对于担有一定风险的经营决策,敢于开拓,勇于承担风险者,或因对手过强,条件不足,或因对方配合不够,不守信用而产生的错误和问题。至于知法犯法、怠工懒惰、莽撞胡来自然不在此列。
这些成功的企业家认为,如果受聘人员在一年的任职工作期间不犯“合理性的错误”,则意味着此人缺乏创造性、竞争力、保守平庸,心理素质和工作能力都成问题,不可能有所建树。一个不敢冒风险的经营者,他在竞争中丧失的机会要比捕捉到的机会多得多。风险越大,往往希望越大,获得的利润也越高。这种鼓励进取,不惧怕失败的作法与我们要求尽善尽美,忽视个性特长的惯性思维是截然不同的。
在理性上,我们容易承认“失败是成功之母”,但实践中,我们常常避讳失败,不容忍错误,甚至苛求犯有过失的人。
提倡合理的失败,在现代企业管理中有许多好处:
其一,领导者允许合理的错误、失败存在,下属则容易视他为“大度”,而虚怀若谷的领导者较容易建立起威望。
其二,领导者不但不纠缠下属、智囊成员的错误和失败,反而给予适当的鼓励,则容易造成一种宽松愉悦的精神环境,其主动精神和参与意识就会大大增强。
其三,一旦出现失败,人们没有顾忌、不会隐瞒,更不会寻求庇护,可以很快找到失败的原因,利于问题的解决。
其四,人们正视错误,正视失败,乐于接受教训,而且往往一人有疾,众人会诊,把一人教训变为众人财富,也利于形成良好的人际环境。如果一味地指责,反倒会打击一部分人的工作积极性,从根本上动摇企业的根基。

铝道网】我国中小型企业占部企业注册比例绝大多数,小型企业在其中又占绝大部分。根据本人多年对大量小型企业研究发现,很多小型企业老板不懂管理,不会管理,所以怕管理,怕麻烦,于是就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希望他人把责任承担起来,自己就会轻松些,结果造成分权过早,导致企业低效或死亡。大量事实告诉我们,小型企业要发展必须高度重视分权问题,强化老板自身管理水平是解决小型企业管理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说小型企业不易过早分权?
首先,小型企业管理事务较少,没必要一个萝卜一个坑,层次较多一方面增加管理成本,更重要不利于统一管理,统一指挥。
其次,小型企业不具备经理人生存环境,小企业老板自身能力欠缺,“内行”难以与“外行”沟通,老板还不能够驾驭经理。过早分权就会形成职权倒置现象,给企业埋下隐患或危机。
再次,小型企业人力资源有限,分权后就会形成人与岗不匹配现象,不仅降低了工作绩效,而且很容易引发管理中的摩擦和矛盾,彼此不能协作配合。
较后,小型企业过早分权就会形成管理层臃肿,形成多头领导,指手画脚的人多,实际干活的人少,事情不多却总乱套,挣钱不多却心很焦,管理层越来越没信心,员工越来越无所适从。
综上所述,小型企业要能获得快速发展,就不能过早分权,老板一要有亲力亲为的思想准备,不能怕麻烦,不能图轻松,静下心来多掌握熟悉各方面事务,多学习思考日常管理方法,尽早把自己变成内行;二是要强化统筹安排、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的管理能力和水平,以头羊带动的方式逐步推进企业工作展开,以头羊的带动方式逐步提高全员工作效率,以头羊带动的方式逐渐形成企业的规范化管理环境。如此,小型企业的管理才会自上而下得以理顺,而小型企业老板才会带出自己的团队,才会获得轻松发展。

铝道网】几年前,克莱舍基曾著书《未来是湿的》(Here Comes
Everybody),解释了互联网经济下无组织的组织力量。时隔几年,舍基又带出新著《认知盈余》(Cognitive
Surplus,Creativityand Generosityina Connective
Age,互联时代的创造性和慷慨)。
阅读克莱舍基这样站在时代前沿的互联网思考者论著,无疑是一件令人愉悦和兴奋的事情。
这本书从表面内容上看,是在探讨人们空闲时间在互联网时代的使用,然后深层的含义又不仅限于此。
规模的力量 “多带来不同”(Moreis
different)本是一个物理学术语,用来指述大数量级物体。随着互联网的信息量级不断升级、涌现,这也越来越成为解释互联网现象的较佳表述。
在互联网和未来的互联时代(connectedage),规模成了世界的主流和坐标。工业时代向数字时代、信息时代的转化过程中,规模成了轻而易举容易获得的事物,因为相比起工业品被制造,信息的被复制无疑更容易,也更容易私人化。
舍基用了大量警示性的语句来强调规模在信息时代的重要性:
“对于我们每年消耗的一万亿小时的空闲时间来说,任何转变——不管多么微小,都可能是很大一部分。”
“当群体足够大时,不可预见的可以变得可预知。一个时间发生的可能性就是它可能发生的次数和频率的或然率。任何人类活动,无论看上去多么不可能,在人群中发生的可能性会增加。规模较大的盈余和小盈余就是不同。”
自由的时间与时间的自由
在英语中,Free有两重意思,一重是免费,另一重是自由。在互联网世界,或者说未来的互联时代中,它们都是对的。
社会学家一直惊异于为何人们愿意在网络社区中做无偿劳动,例如维基百科的志愿者,微博中转帖的博友和公知。无酬工作的动力来自何处?
在工业革命时代,工人们曾提出如下口号:“八小时工作,八小时睡觉,八小时自由时间”。电视时代带来了消耗自由时间的利器——电视。
然而,在信息时代,人们的需求显然不能被电视所满足。舍基在书中一直在反复陈述一个段子:一个四岁的女孩子到电视背后寻找鼠标。人们不仅希望消费,也希望创造和分享。这是一个对自由时间于工业时代不同的解释。
在人类的内在动机中,同时隐藏了自私和共享两种截然相反的基因,前者创造了市场、自由资本主义;后者创造了社区、慈善、NGO、信息共产主义。
霍金曾悲观的认为,人类在两百年内面临毁灭,因为其内在的自私基因会导致人类无节制的消耗地球资源,所以应该尽快移居其他星球。乐观者则认为,人类内在的另一种基因——利他基因会从更大的范围内保护环境和生物的可持续发展,从而较终保护人作为种群的繁衍。

作者:匿名2112次浏览

作者:匿名2239次浏览

作者:匿名3628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